ȴʣ ȵ
主页 > 寰宇观察 >

评:俄罗斯警戒性高 中国不谋求地区主导权
              Դ 未知 2019-12-16


      不久以前习在中亚正式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这条丝绸之路经济带,东起江苏的连云港,西至荷兰的鹿特丹,通过铁路直接穿越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荷兰七个国家,各方大家都在热议,无论对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未来也许对内是一个战略意义,当然对未来的中亚,中国的中亚战略也许也会有一个更加宏观的意义,但是我们在目前设置这个战略的时候,也不要低估他可能存在的风险,以及与其他众多大国可能发生的潜在的冲突。

      解说:习出访中亚,首次明确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从西部开发到向西开放,中国大力发展陆上通道的战略思路已逐渐清晰,中亚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资源丰富,政局不稳,美俄等大国都在此有各自利益诉求,西进战略是中国在中亚大国博弈中的主动出击?还是为了抗衡美国亚太再平衡的缓兵之计?中国对中亚各国的独立自主外交政策,是否意味着彻底放弃在这一区域的主动权?丝绸之路经济带能否促成亚欧联盟的形成?又会否成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成功产物?

      有人说,中亚地区是中国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后院,也有人把中国比喻成一个大鸟,或者一个大鹏,如果说东部地区是鸟头的话,西部地区对中国来说意味着鸟身,假如说鸟身不结实的话那个鸟也是很难展起手来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亚战略对中国来说非常关键,恰恰在这个时候,中国新的国家主席习不久以前对中亚进行了访问,就在他的中亚之行当中,提出了非常著名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对中国未来的中亚战略到底有什么影响?他未来会对,无论是中国的西部开发,还是中国其他的战略,尤其在这实施过程当中与中亚其他众多的大国,包括美国、俄罗斯有可能会产生哪些潜在的冲突和影响?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主要的焦点。

      非常高兴,从北京请来的时殷弘教授,也是的朋友,蔡翼兄,先看看蔡翼兄,从的角度怎么看最近习的丝绸之路经济带?

      蔡翼:我觉得中国的在西进的政策,基本上是配合整个国家的政策,就是他开发大西部,从十二五计划里面开发大西部是基本的政策,在对于中亚这个地区来讲的话,在中国来讲,是长久以来,我们比较少关注。

      蔡翼:将来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连接亚洲跟欧洲之间很重要的所谓经济的一个纽带,还有包括了很多的所谓的,除了经济之外,还有贸易,还有文化的交流,还有旅游,这些方面都是将来东亚跟西亚,就是亚洲跟欧洲之间的一个交流的一个很重要的纽带。

      时殷弘:中国实际上从两千年前开始,汉权帝制开始,一向在中国的西域以及西域往西的,我称之为远西的地区有重大利益,包括安全利益,经济利益,特别在近年来,中国在中亚的,无论是战略性安全活动,还是外交活动,还是经济活动,都有长足的进展,中国开发西部所需要的市场能源和资源,中国进行长远的发展,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而且能够得到广大的市场,广大的原料,能源供应地,所有这些,当然还加上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他的外交威望,所以我想特别随着中国崛起,中亚地区作为中国周边的重要地区,他的意义,对中国的意义,以及对于中亚各国,以及俄罗斯的意义都在增长。

      邱震海:我觉得您这个话,我听明白了一半,就是正面意义是有的,但是负面意义,也许未来会跟中亚其他的国家,美国、俄罗斯会不会产生某种潜在的冲突,我们马上来看一下,我们看一下,先从新闻本身开始看起,习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不是中国陆路复兴的计划?这条带我们知道,东起江苏的连云港,西到荷兰的鹿特丹,通过铁路直接穿越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荷兰七个国家,当然假如说我们把这个问题稍微延伸一点的话,坦率来讲,是中国自古以来有一个西进战略,向西发展要必须解答的问题。

      我们大概粗浅的提出三个问题,二位可以看一下,第一,为什么中国现在明确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第二,当然是刚才二位简单的都有提到,对中国的战略利益,第三,他有可能会引发哪些战略冲突?我们先看第一个为什么中国现在明确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

      时殷弘:我觉得丝绸之路经济带无疑是目前中国外交一个重要的纲领性的一部分内涵,但是我们要看到,他并不完全是没有连续性,多年来,特别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年来,中国已经有各种宏大的设想,特别在中亚,有各种多方面的的、外交的、战略的和经济的活动,所以丝绸之路,现在提出来,明确提出来,主要意义就在于现在一个更加自觉的构想,也一个更加所谓整合的构想。

      蔡翼:这个时候提出来,基本上在我们讲骨干方面来讲,亚欧路桥基本上已经建设,初步已经达到一个某种程度经济效益。

      时殷弘:我觉得不能过分夸大美国的影响,其实美国在中亚是随着主要以后,现在FI已经收了,已经决心北约要尽快撤出阿富汗,所以美国在我看来,总得来说,特别在战略意义上,以及在经济意义上跟中国相比,是一个比较匆匆来去过客,我想我们的挑战主要第一,要持久的搞好,在这个地区重要利益的,甚至紧要利益,同俄罗斯关系和中亚各共和国的关系,同时也要从长远来说中国的企业,中国政府,中国民间投资搞好同当地宗教、文化,跟我们相当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当地社会的关系。

      邱震海:我们重新来看一下,看我们的沙盘,从历史上可以说起,从今天中国的重要战略也好,西部战略也好,坦率来讲,从清末就已经开始了,从当年的塞防和海防之争,其实中国百年西部战略有一条比较清晰的思路,从清末的左宗棠的塞防和李鸿章的海防,的实业构想,当时孙中山提出西部开发,到1956年论十大关系,到1988年提出两个大局的战略思想。

      一直到最近十几年,几代,2000年提出了西部大开发的战略,2012年,从上海合作组织提出上合组织各国要为古老的丝绸之路赋予新的内涵,一直到最近几年学界热议的西进战略,尤其是刘亚洲上将和王西石(音)先生为代表的,到现在2013年习主席正式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我们聚焦一下学界热议的西进战略,怎么看?

      时殷弘:我觉得西进战略,如果把西进战略理解成,因为我们东部,在东亚太平洋地区,同美国关系和同关系,同过去相比困难比较大,所以我们把重点转移到西部,我想这个如果这样理解就错了,西部可以满足我们的经济需要,人文需要,也许有一些人,个别人他认为东部难搞,我们老在东部搞,搞不出成就,对我们是有影响的,所以应该在西部。

      但是如果把,认为我们在西部经济上搞得好,就可以补上,就可以取代我们在东部进行持久的战略努力,如果这样的看法的话,他是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