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南方都市报 >

报纸“开天窗”考辨【3】
              Դ 未知 2019-12-13


      据笔者在大学“38年前重要剪报资料库资料”的检索,此期有关中文报纸“开天窗”的记载,还有菲律宾《华侨商报》为马尼拉一华侨教员被杀和非法搜查,而在1946年9月13日新闻版“开天窗”;《大众日报》1948年12月1日在头条新闻“开天窗”,并加标题戏称:“坚持长期戡乱,巩固长江防务,政府已作新部署”。

      值得注意的是,性的“天窗”并非为中国报纸所独有,国外的报纸也经常采用。1980年11月8 日, 澳大利亚的《世纪报》等准备刊载即将发行的一本国防与外交政策的图书内容,但在凌晨开印时突然接到政府禁令。于是,该报便将相关版面改为空白,并在“天窗”中刊以黑体大字:“本版所刊报道于今晨1:00被最高法院下令取消”。见报后,西方纷纷谴责。

      2005年1月31日,俄罗斯《生意人报》由于不满法院判定其“恶意诽谤”,并向阿尔法银行赔付“名誉损失费”的判决,便在当日头版右侧开“天窗”。

      如果说一家报纸“开天窗”是个体化的,那么,报纸集体“开天窗”则是来自新闻人的联合。2010年3月18日,作为爱沙尼亚主流媒体的《晚报》、《邮差报》、《爱沙尼亚快报》、《爱沙尼亚日报》,为了由司法部长提出的一份限制新闻自由的法律草案,头版版芯全部留白。2010年10月,玻利维亚的3家主要报纸也在头版集体“开天窗”,一项威胁到新闻自由的反种族主义提案。

      与纸质报纸的“开天窗”相比,报纸网络版的“天窗”体现出更复杂的媒体报道权与管理权的博弈,与纸质报纸“检查”“开天窗”的含义大相径庭。2011年8月15日《大连日报》电子版头版,右边一栏出现一扇狭长的“天窗”。而当日该报头版的这一版位,则刊有《市委市政府决定福佳大化PX项目立即停产并尽快搬迁》一稿。两相对照不难推测,该文系在报纸发行后,在电子版上删除的。对此,资深新闻工作者钱钢在其腾讯微博上批评道:“‘开天窗’乃媒体对付检查官的方法,宣示有稿被毙。没想到今天在大连反过来了,成了检查官对付读者的手段,已刊登的报道,愣是拿下……”

      2009年7月1日,《南方都市报》的电子版也开了“天窗”——第二版头条的社评《上海塌楼,政商结构比建筑结构更值得关注》被抽走,但后来该空白又被此文填充。像这种“临时‘开天窗’”的情况并不多见,体现出媒体在与地方政府和既得利益集团的权利博弈中取得胜利。

      英国摄影家基思(Keith Waldegrave)在叙述他看到沙俄皇后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萝芙娜的日记时,对于其中的一个空白页如此描述道:“关于他们被处以死刑,这个‘天窗’要比任何其他的墨写文字都更掷地有声”。[6]

      从报纸的编排手段来说,“开天窗”作为一种版面语言,运用的是“留白”的编排技巧。正如中国画“计白当黑”的说法,“留白”突出了空白在视觉传播中的积极作用。重视空白也是国际设计界的共识,尤其受到极简主义者的青睐。美国平面设计师贝丝?唐德罗(Beth Tondreau)认为:“就设计来说,大面积留白能产生戏剧效果”,“如果想呈现权威感并且聚焦,少即是多。空间让读者知道重点是在哪里。”[7]

      从视觉传播的角度来看,“开天窗”使得版面出现“空白”,对于熟谙某一报纸正常版面的读者来说,具有一定的反常性,极易产生视觉强势并引发联想。被称为“大天窗”的整版空白,这种戏剧化的视觉效果就更为明显。

      2013年10月23日,《纽约时报》连续两个版出现空白,第二个版面的底部用12磅的小字印着一个宣传《偷书贼》(The Book Thief)电影的网址。论者蒂姆?诺德(Tim Nudd)认为,这两页“天窗”虽然未印“广告”的版头,但视觉效果令人印象深刻,契合了这部影片的广告语:“想像一个没有语言的世界”。[8]

      大部分“天窗”不加任何文字性的解释,难免使读者心存疑虑并触发联想,因此“阅读”该版的时间要比阅读正常版面的时间长。

      完全空白的“天窗版”可以被视为麦克卢汉所说的“冷媒介”——传递的信息少而模糊。受众需要更多的感官参与和思维配合,才能解读其中的真正含义。正是由于这一原因,“开天窗”也被《纽约时报》用作广告噱头。

      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